新闻热线:0833-2445385 13981380111 广告热线:0833-2442059 QQ:360552222
轿子山·火尾太阳鸟
2018-07-25 11:34 来源:乐山日报

  ■ 海棠英子 文/图

  第一次见到火尾太阳鸟,是在摄友的微信朋友圈。图片上的鸟呈飞舞状,隔着手机屏幕,那尖尖黑色的嘴、蓝色的头和颈、黄色的腹、长长的红红的尾,艳丽欲滴,像传说中的火凤凰,像远古飞来的朱雀,也像飞翔的调色板……

  世间竟然有这种将“重口味”色彩混搭于一身,却艳而不俗的美鸟!我不禁感叹造物的神奇。

  摄友们都知道,我是“鸟痴”。如此艳而不俗的精灵,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。迫不及待地咨询到它的来处,邀约了几个摄友,我们向云南进发——昆明郊外的轿子雪山,是火尾太阳鸟的临时栖息地。

  火尾太阳鸟,我来啦!

  行前,“艳鸟”已在心里盘旋,竟然让我等一干摄友都忘了做行前攻略。一路赶到山顶,才知道海拔是3533米,气温7℃。我们是端午前出发的,穿的是夏装,只带了薄外套。非常时期,也顾不得美了,裤子重裤子,外套重外套,羊毛薄围巾裹头,我们全副武装起来。曾经的“高反”经历让同行的小燕子面露难色,2000多米她都会头痛眩晕,没想到气温还这么低。找到客栈,买到保暖裤、袜子,租到了太空服、氧气瓶才安下心来。

  第二天早晨,天还没亮,我就被惊醒了。噼里啪啦的风声雨声从窗外传来。雨下得不小,且有越来越大的势头。窗户被雨雾弥漫着,只看得见隐隐约约的树影。我赶紧掏出手机查天气预报,看着屏幕上跳出的预告:未来五天,连续雨。我顿时傻眼了。这次出门只考虑了端午节放假,加周末刚好三天,提前一天出发,共四天,来回1800公里。心思只在时间上,竟然忘了“进门看脸色出门看天色”的古训。

  早餐后,买到了雨衣,碰到了酒店的郑老板。他竟然是因为喜欢拍鸟才来这山顶经营酒店的。他告诉我们,火尾太阳鸟的小鸟昨天已经出窝,估计大鸟过两天就要飞走了。每年的4月底,火尾太阳鸟从尼泊尔等地飞来,在这里产卵、哺幼,完成繁衍的使命,大约6月中旬飞走。

  我们来的正是时候,但雨却淅淅沥沥下个不停。5人摄影小组开了个小会,一致决定冒雨拍鸟。雨雾中,火尾太阳鸟已在向我们招手。鸟们都不惧风雨,我们还有什么怕的?披上雨衣带上相机,出发吧,或许风雨中的火尾太阳鸟更美。

  一只只、一群群,“艳鸟”们果然在风雨中穿梭飞翔,冷杉、高山杜鹃、野花枝干都成了鸟们歇脚的地方。它们在觅食,在吮吸花蜜,飞飞停停,或俯冲,或上扬,对焦还没到位,它们又“逃跑”了,像是故意考验我们的技术和耐心,又像是在跟我们捉迷藏。静态版、飞翔版,翘尾版、骄傲版……虽然雨雾蒙蒙,但也算了却心愿。

  雨,肆无忌惮地下着,浓雾弥漫,能见度越来越低,人和相机都淋成了落汤鸡,我们望鸟兴叹,决定退房走人。

  收拾好行李吃过午饭,就听门外老袁说,雾散了!因为有天气预报垫底,我和姚哥慢吞吞地喝土鸡汤。大约一支烟功夫,雾真的慢慢散去,雨也悄悄停了。

  走,拍鸟去!我们集体兴奋起来,天公太作美了。

  天空渐渐晴朗,太阳忽闪忽闪地冲破云雾露出了笑脸。火尾太阳鸟也像我们一样活跃兴奋起来,他们跳来跳去,吮吸着花蜜;飞来飞去,捕捉着虫子,它们哪里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被我们一一搜罗,长尾的、翘尾的、静态的、飞翔的、吮蜜的、捕虫的……特别欣慰的是,我还拍到了刚出窝还不能独立飞行的小火尾太阳鸟。这是人品爆棚的回报吗?呵呵,谢谢你们,亲爱的火尾太阳鸟。

  咔嚓咔嚓,我们拍得正欢,远处的云黑压压地袭来。这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呀,赶紧撤退吧……

  别了,轿子山;别了,火尾太阳鸟。知道你们这几天就要飞走,明年,我还要来。拉钩,相约。明年见,我的火尾太阳鸟。

(责任编辑: 童翠华)